小狐三日 | #在能被他人看见的地方留下吻痕/咬痕#30题之一

#在能被他人看见的地方留下吻痕/咬痕#

“唔,就是这个箱子了吗?”

小狐丸将灯笼凑近,看清箱盖上的封条后如是说。随行的侍从点了点头,小狐丸将灯笼递给侍从,俯身用双手掂量了下重量后便将箱子扛在了左肩上。

“出去吧。”

一行两人在昏暗的暗之通路里穿行,通路两则的火把随着人影的离去也逐一熄灭。靠近地库大门区域的光线已经十分充足,而地底带来的阴凉也被外面传来的蝉鸣所驱散,暑热随着空气一波一波地冲击着皮肤。

“真不想出去啊”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小狐丸并没有停下脚步,直直地迈出了大门。侍从把手中灯笼里的蜡烛取出来吹灭后放置在烛台盒里,接着把灯笼插回青岩墙壁上,最后将朱红镶钉的大门缓缓合上,做完这一切后才转过身来对小狐丸行礼,小狐丸因为扛着沉重的木箱,于是点了点头。然后那侍从就如同纸片一样飘落在地上了,事实上他也确实“攸——”地变成了一张纸片飘落在地上了。

小狐丸并没有吃惊,仿佛来到这个本丸后同样的场景已经见过很多次了,心里也只有“主人一如既往地节省灵力”这样的念头罢了。

转身朝刀剑男士们出发前修整的茶室走去。

此时接近正午,按照现世的时间来算已经是11点多,湛蓝的天空只有几片棉絮一样的云,小狐丸走在没有任何遮挡的置沙石露地上,上方是仿佛能灼烧皮肤的烈日阳光,从下方又有沙石地熏蒸上来的热气,小狐丸觉得自己仿佛行走在一个名曰天地的大蒸笼里,恍惚间觉得自己已经被翻来覆去地蒸熟了。

汗水在额头、鼻尖、头发里、前胸、后背等地方聚集,额头上的一滴汗珠终于无法承受住自身的重量,顺着前额的弧度,掠过眉尾和颧骨,直直地滑到下颌边缘,随着小狐丸前行的步伐,最后跌入了前襟掩映着的胸中,在壮硕的胸肌上留下一条湿漉漉的痕迹。

小狐丸将箱子上的封条揭下,再把带来的箱子与放置在茶室中的另一个漆文差不多的空箱子对调了位置,检查一遍箱中的刀装数量后,便拿起一旁的值班记录执笔在其中上写下:本丸歷三年七月十七日,標準刀裝箱変更,小狐丸。瞥了眼前面的那条记录,正是三日月宗近的名字。与小狐丸肥厚粗拙、金健洒脱的字迹不同,三日月的看起来笔画清晰、骨感。

盯着三日月的字瞧了老半天,小狐丸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也许是被这热天蒸坏了脑袋,脑海里闪现的除了三日月还是是三日月,是天边挂着的弦月也好,是名为三日月宗近的刀剑付丧神也好,亦或是沉入那人眼底的那抹月光。

这样想着,明明已经在室内呆了一会儿,小狐丸仍然觉得浑身燥热、汗液黏沥,一向引以为豪的毛发也成为了阻挡散热的存在。苦恼地盯着长毛,小狐丸觉得像其他长发的同伴一样将头发全部扎高盘起也不错。

本丸在入夏后,气温持续地居高不下,虽然审神者对本丸进行了大改,在室内安装了从现实带来的空调,但刀剑男士们不可能一直待在室内,出阵、内番、远征等都是运动量极大的室外活动,这样的天气对于披散着头发的人(刀?)来说实在是酷暑难当,于是众人纷纷将长发用各种发带、发簪固定起来,至于笑面青江说的用内裤做发圈的说法……这种不雅的举动最后交给石切丸去解决了。

替换下来的空箱需要拿到制作刀装的部屋去,在去那边的路上,小狐丸遇到了结束畑当番的药研藤四郎和宗三左文字。

“午好,药研殿、宗三殿”

“午好,小狐丸桑”

“午好”

“天气真热啊,药研殿穿这么多不闷吗?”

小狐丸对这俩人在头伏天依然穿得严严实实感到惊讶。

“干活时脱掉外套就好了,倒是小狐丸桑看起来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的。”

“野兽总是惧怕夏天的太阳。”

“哦呀”药研像是看到了什么,发出了小声的惊叹。

“怎么了?”从打了招呼后就一直沉默着的宗三看着药研。

“没什么”药研摇摇头,嘴角浮出揶揄地笑,“小狐丸桑,这里!”指着脖子侧面靠后的位置“没想到本丸月夜的蚊虫还挺大的。”

一旁的宗三顺势扫了眼小狐丸的脖子,平时被浓密长发遮盖的位置因为盘发而被暴露出来,在那里清晰可见一枚大约两指宽的吻痕,宗三顿时被药研的打趣给逗乐了。

而一旁的小狐丸疑惑地摸着后颈,却没有摸到所谓的蚊子包,“药研殿真会捉弄人”小狐丸看着笑眯眯地两人嘟哝。

“抱歉,抱歉,小狐丸桑吃过午饭后来医疗室找我吧,本丸的池塘虽然是活水,但夏日里蚊子还是挺多,我这里有可以去痕迹的膏药。”

这样说着,药研和宗三便走远了。

“多谢!”小狐丸半天没摸到所谓的蚊子包,但还是决定去讨要膏药,毕竟他和三日月共住的松之间靠近池塘,晚上即使是关紧门窗室内还有不少漏网之鱼。

在去放置空刀装箱的路上小狐丸还遇见了其他的同伴,因为盘发的原因,颈侧的吻痕自然被他们看得一清二楚,所以小狐丸在看见他们不约而同的反应后,心里的疑问越来越大。

“到底是多大的蚊子啊……”

小狐丸的疑问在审神者那里得到了解答。

“小狐丸?把箱子放那里吧。”审神者看到进来的是小狐丸,然后用手比划了下旁边的位置,那里摞着两层箱子。

在小狐丸跪坐在一旁整理审神者制作出来的刀装时,审神者也看到那明显的痕迹,“真好啊~”审神者这样感慨着。

“嗯?”

“喏”审神者的手指着颈侧“这里,很明显的爱之痕哦。”

“什,什么?!!”小狐丸脑子卡壳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慌忙捂住脖子,想起药研和其他同伴的奇怪举动,脸羞得通红,脖子也慢慢染上了红色,和那吻痕的深红色交错。

“哈哈哈,害羞的小狐丸,真少见。”审神者看着一向进退有度的白毛青年冲出房间,走廊上“哒哒哒”的脚步声渐渐远离,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等到用午饭时,才见到小狐丸,这时候他的头发已经放下来,自然也遮住那痕迹。虽然故作淡定地端坐在桌前,在毛发掩映下微红的耳垂透露出他内心的激烈情感。

“三日月出阵回来一定要找他算账”

小狐丸吃完饭后就回房间了,他内心忿忿不平地躺在松之间北侧近走廊的门扉旁,眼睛盯着屋檐下挂着的晴天娃娃,上面画着的笑脸和三日月做了坏事后笑眯眯的样子渐渐重合起来。

松之间里极其安静,因为回廊上的玻璃门也被拉上了,室外的暑热传不进来,室内又有中央空调,温度十分凉快,过了一会儿,其实也没多久,小狐丸就睡着了。

————————————————————

真的是小狐三日,狐球球是攻

虽然选的炖肉三十题,结果写到最后肉汤都没有,最近内心真是清净无比【。

评论(5)
热度(54)

© 蔓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