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三日 | 名字叫什么暂时不知道啊

接前面的那篇

——————————————

出阵的一行人在樱小路上匆匆穿行,暴雨来临前空气湿重沉闷,一时间只有马蹄踏地时的“哒哒”声。夏天的樱小路枝繁叶茂,天气好的时候,出阵回来的人都喜欢牵着自己的马慢慢地走在这条路上,今天却不行了,“要下雨了!快点走吧!”,虽然小队长一直在催,但石切丸骑着小云雀依旧吊在队伍的最后。

“啊啊啊,石切丸你能不能快一点!”

“哈哈哈”

三日月回头看着抓狂的加州清光和笑得一脸天真的石切丸,“没关系哦,不会是很大的雨的”这样说着,三日月其实知道今天的天气预报是说今晚有暴风雨,但没发生的事情就会有变数,说不定呢?

“就算是小雨淋湿了也很麻烦呀。”说话的是乱,藤四郎家的可爱短刀。

“淋雨了刀会感冒吗?”

“清光你这问题就像在问’傻瓜会感冒吗’一样。”

“不要吐槽我呀安定!”

“不如说人会生病就像刀会生锈。”

……

一路闲聊着,众人赶在雨落下来前堪堪到达颊当御门,众人将各自的马匹牵回马厩时,天空响起了阵阵雷鸣,清光宣布其他人解散,他要去向审神者报告今天的出阵情况。

三日月走小路穿过庭院时碰上急急走来药研藤四郎。

“哦,是三日月大人。”

“药研君。”

“正好碰到你了,少跑一个地方,这是驱蚊的花露水和去痕迹的膏药”药研从药箱里掏出了一个盒子和装着花露水的瓶子递给三日月。

“万分感谢,但去痕迹的药……?”接过药,三日月举着盒子问药研。

“三日月大人和小狐丸大人都会需要的,嘛,我以为第一个会用到这个的是你,结果今天却看见小狐丸……三日月大人,要节制。”

“哈哈哈,多谢了,药研君。”

平安时代的老头子一点都不忌讳这些事情,至于什么痕迹,想想也只有晨起时和迷迷糊糊的小狐丸亲昵留下的。告别药研后,三日月觉得好像有小雨滴飘到脸上,隔着手套摸不出来,仔细看青石板铺就的小路,上面确实有雨滴留下的小小痕迹。

三日月揣着手,打算直接从从玉波池中间穿过去,若松之间在玉波池的右边,与审神者居住的大广间隔着几座回廊的距离,虽然平时都是走大广间的回廊或者绕着玉波池回去,但那样就太费时间了,有小雨滴在前,大雨就要顷盆而出了。

踩着池中的涉水,三日月小心翼翼地疾行。这些放置在水中的踏石错落有致地分布着,间隔不大,就连老太太也能走,但走得如此快,就算是天下五剑之一也得全神贯注。

待到重新踏上青石地三日月才松了口气,“真的是老爷爷了。”

刚刚还飘着的小雨逐渐增大,变成雨珠啪啪地砸向地面,三日月不再停留,快步走向若松之间的回廊。

走上台阶,拉开玻璃门,三日月一眼看见睡在纸门旁的小狐丸,急匆匆的动作被打断,看着小狐丸熟睡的脸庞,三日月温柔地笑了笑,手上的动作也下意识地放轻许多。

“……就这么睡着了吗?”

来到小狐丸身边,三日月蹲下来,指尖从小狐丸枕在脑袋下的手臂边上滑过,传来一阵阵冰凉的触感,他小声地询问着,没有人回答他。

“人会生病,刀会生锈。”石切丸的话回响在三日月的脑海中。

费了点力气,三日月才把身上的铠甲解下来,平时都是小狐丸帮他脱的,单独一个人做时就有点手足无措,接着三日月又将狩衣脱下来,盖在了小狐丸身上。

“这样就不怕了~”

评论
热度(12)

© 蔓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