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三日 | #每天都在失忆,每次只忘记你#1

#每天都在失忆,每次只忘记你#

 

晨光熹微中,沉寂了一夜的本丸慢慢苏醒过来。

唰地睁开眼睛,小狐丸盯着天花板的花纹看了好一会,整个人才从刚醒来的恍惚中恢复过来,起身时睡衣的一角被扯住了,小狐丸小心地在不惊醒三日月的情况下把袖子从他身下抽出来。

在圆镜前快速整理自己睡了一夜而变得乱糟糟的长发,简单地头发高高束起后,转头看着依旧埋在被褥里的只露出了脑袋顶的人,小狐丸小声地叹了口气。

“三日月,起床了……”

狐狸掀开被子,想把某人从温暖窝里拎出来,然而这企图失败了。

“唔……不要”三日月困顿不堪地挣扎着,一点都不想睁眼。为了与叫他起床的外力对抗,三日月环住眼前这人的脖子,整个人都瘫在他身上。

“再睡会,就一会”

眼睛也不睁地这样说着,把小狐丸的身躯当做天然的睡椅,三日月自顾自地又睡过去了。

小狐丸在战场上一向威风凛凛,私下里一直拿三日月没办法,通常三日月和他撒娇那效果是一击必中。

“只有5分钟哦,早饭可不等人”

怀中人的呼吸频率渐趋和缓,小狐丸看着三日月乱翘的发丝,内心的思绪却没有现在氛围这样轻松。

三日月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亲近自己,已经是化为身体本能的存在。

但……

今天你还记得我吗?

 

 

时间回溯到几个月前,二部队在追击时间溯行军时遇到了检非违使,战斗了一天的众人疲惫不堪,此时和强大的敌人战斗明显处于劣势,队长烛台切当即决定返城,三日月主动提出掩护众人撤退。

 

三日月此时狼狈不堪,情况紧急之下所有的贵族作风都是浮云,如何为众人拖延足够的撤退时间被搁在心头首位,至于自己能不能全须全尾地回到本丸被忘得一干二净。

重伤敌方太刀后,三日月顺利将敌刀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同时敌刀胁差仗着高机动值也给三日月造成了不少麻烦。

战斗间隙里巡视四周,见同伴已经离去,三日月呼唤追月过来,三步并做两步,一跃上马后,他朝与二队撤离时不同的方向策马飞驰而去。

战场上的讯息一发万变,本以为有追月的速度,三日月觉得自己应该不会检非违使追上,眼看就要顺利完成这次撤退任务,然而擦着脸颊飞过的箭矢提醒他敌人已近。

胸中血气翻腾,以一敌四,与检非缠斗了一番后,三日月才得以脱身而出,此时他身上挂彩无数,万字浮文的狩衣堪堪披在身上,因为浸满了鲜血而变得愈发沉重。

就在三日月快要撤离检非违使的战斗范围时,一个敌方高速枪突然出现,猛地袭向三日月,原来他早已在一旁伏击很久,只等着最后收尾。三日月没能预料到这一击,猝然应对不及而被其重伤。挥刀将其击退,三日月竭力将最后一个重骑兵刀装扔向身后,察觉自己已经重伤至快要跌落马背,三日月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将自己和追月捆在一起,便失去了意识。

追月某种程度上也是本丸审神者以灵力为媒介召唤出来的,它对于和自己气息亲近的地方无比熟悉,都说老马识路,以灵力为媒介,三日月就这样一路被追月驮着奔回了本丸。

 

接到二队紧急讯息的审神者在夹当御门焦急地等待着众人归来。

千盼万盼,总算等到出阵归来的队伍抵达本丸,审神者终于肯放过那把快被拧烂的折扇。

“啊,虽说大队伍是回来了,但主上你放心得太早了吧,伤员什么的肯定很惊吓。”

“闭嘴,鹤老爷子。”

“什么嘛,我可是提前为你考虑了下。”

“不用担心噢,主公,鸣狐已经把手入室收拾好了。”

“GJ鸣狐小甜心~鹤丸学学别人啊!”

“主上GJ是什么?西洋文的发音吗?”

“小狐狸你说太早了一点惊吓都没有了……咦,我好像只看到了五个人回来?”


评论(1)
热度(29)
  1. 春天种下一只toma秋天收获一堆番茄蔓荆🐔 转载了此文字

© 蔓荆🐔 | Powered by LOFTER